驼驼驼糕

恭喜,发现傻吊一枚~

谈一谈我们学生会里的那两个人

*烂得一批的知乎体!
  *小学生文笔!(太久没写文了感觉自己都不会写了_(:з」∠)_)
  *巨ooc!慎入!
——————————————————————————————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女,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咸鱼_(:з」∠)_。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被选进了学生会,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初入学生会的我曾经疯狂迷恋过我们的的副会长,后来听说了一些关于他和学生会里一个男生之间的事情,又亲眼目睹了一些他们俩的现场。就放弃了……
    因为……我发现我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下手的机会啊!(´இ皿இ`)而且那个男生我也挺喜欢他的!(´;ω;`)

    好的,严肃。
    先说说我们副会长吧,长得不是一般的帅啊!简直就是天神下凡!特别是那双桃花眼,简直不要太好看!虽然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笑起来真的超好看啊!(;´༎ຶД༎ຶ`)沉迷副会的颜,无法自拔~
    而且副会的身材超好(听说有腹肌人鱼线什么的),长得挺高的。成绩也是一级棒,人品也是好的没话说!妥妥的玛丽苏男主啊有木有!副会,真的很优秀啊!ಥ_ಥ
    咳咳,好,接下来说说那个男生吧。我们就叫他阿糖吧,因为我是这么叫的,嘻嘻。(捂嘴)
    虽然知道这样形容男生很不合适,但是,阿糖他真的超可爱啊!!人瘦瘦的,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脸稍稍带点婴儿肥,捏起来软fufu的,想咬一口的辣种~(*/ω\*)
   阿糖的成绩属中上,但是和他交朋友炒鸡容易!如果说副会是属于那种高冷型帅哥的话,阿糖就是那种阳光型的大男孩!虽然吧……阿糖很可爱,但是他打球的时候超帅!(虽然比副会矮了一个头左右吧)扣篮时候那个动作利落的!啊,我的小心脏(*/ω\*)其实白花花的肉体什么的更加吸引我kkkk。ˉ﹃ˉ(好像暴露了什么……)
   

    咳咳,好,回归正题。
    那么副会和阿糖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呢?这个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听会里的其他妹子说,阿糖好像是副会13、4岁认识的,算是半个竹马。对方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都知道地一清二楚。
    知道对方喜欢什么这个是真的,毕竟当时我就在现场。┐(´-`)┌因为要清点刚送过来新书,学生会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学生食堂几乎都没什么东西了。就只好去教师食堂去吃,教师食堂里给打菜里面有一道是“糖醋鱼丸”。副会把菜打过来以后把自己鱼丸整盘都给阿糖了,自己就坐在那里啃白菜。
    当时我就呆了,这鱼丸才是这顿饭的精华啊!因为其他菜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到,可是鱼丸不是啊!这鱼丸巨好吃,但供应有限!平常只有来的快的学生才可以吃到的,要不是这次是在教师食堂吃的缘故,不然肯定吃不到的!那个时候还想着副会这人也真是奇怪,打过来又不吃什么的。(´-ι_-`)
    后来有妹子来和我讲我才知道,副会是知道阿糖喜欢吃才专门打过来给他的,入学以来一直是这样。
    记得当时我感叹了一句“这伟大的友谊啊”,到现在看来,还是我too young too simple了!

    几星期前宿舍讨论八卦的时候,听舍友说副会的后背有一道疤,是因为阿糖而留下的。当时有其他学生在现场,但是时间也过了蛮久的了,可能有点记不清了,还听说了副会好像因为这个住院了两星期什么的_(:з」∠)_
   啊,令人感动的友谊!

    说实话,我目睹的现场不是很多。但个人认为最经典、最戳我心的,应该是披衣服那次。
    那天中午,阳光正好,微风不躁,窗外鸟语花香。我迈着轻快的步子,哼着小调,走向学生会的会议室。
     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惊了。
     副会正趴在桌上午睡,阿糖拿外套给他披上。阿糖看见我进来了,还对我比了“嘘”的手势,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副会。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虐到了!(´;ω;`)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就被塞了一口狗粮!
    当时就觉得这个场景像是妻子给劳累的丈夫披衣服什么的orz我在说什么啊!_(:з」∠)_
    后来学生会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地来了,会长就让阿糖去把副会叫醒。副会醒来以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没说什么,抬头对站他旁边的阿糖笑了笑。对!笑了,副会笑了!然后阿糖也很默契地会了一个笑。
    啊,这场面是要我分分钟脑补一万字bl文的节奏啊!
    就是那种老夫老妻,我就知道是你的那种!
    
  
    反正打这事以后,我就放弃了对副会的野心了。也终于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妹子会萌他俩的cp了。(´-ι_-`) 毕竟颜值匹配,默契值爆表,还是半个竹马什么的,真的……很好吃啊!(*´◐∀◐`*)
    我们表面上说这是友情,其实心底里都知道这是什么。(๑•ั็ω•็ั๑)
    具体关于他们的还有很多,就不一一说明了。其实吧,除去腐眼看人基的缘故,本人还是觉得副会和阿糖两人是有点那什么的。因为入学生会以来,就一直觉得他俩看对方的眼神有点怪怪的,不像是看普通朋友那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_(:з」∠)_
     那么,就先说到这里吧。之后有关他俩的事我也会找时间以帖子的形式和大家分享的,就酱,拜拜!ヽ(=^・ω・^=)丿

    

  
    

  
   

   

双明星pa

   自己三月份写的,感觉写得挺烂的。阿浣发过来试看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没发。算是背景吧……
    以后找时间会改改吧……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和ooc高能预警!
——————————————————————————————
    武崧和白糖是某经济公司的当红艺人,在千万粉丝和媒体的眼中,他们是“哥俩好”。私底下,他们是恋人。精神上的,肉体上的,以及法律上的。
    他们藏得很好,除了身边一些比较亲近的人以外,其他的都瞒混过去了。


    黑沉沉的夜,仿佛重重的浓墨涂抹在天际,几颗不明不暗的星稀稀疏疏地点缀其上。
    公寓。
  “武崧,武崧。趁这次休假我们去这儿玩吧。”白糖兴冲冲地捧着一本旅游杂志跑到武崧面前。
   “巴厘岛?”武崧从手机中抬眼,看了看白糖手中的杂志。
   “对啊对啊,自助游住酒店的时候出示护照还可以打折。”白糖亮晶晶的眸子盯着武崧,脸上满是期待,“怎么样,去不去去不去?”
   “不去。”武崧冷着脸,摁灭屏幕,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你再想想。”
   “不去。”
   “到底去不去?”
   “不去。”
     ……
    尽管白糖已经劝的口干舌燥,嘴角发白,得到依然是两个字,不去。
   “丸子你是忘了我们休假只有三天了吗,也不想想你是身份是什么。”武崧瞥了一眼白糖,拿起茶几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递给白糖。
   “三天……也来得及吧。身份……乔装一下不就好了。”白糖接过水杯,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完。
  “想去你就自己去吧,我三天后还有个通告要赶,”武崧起身揉了揉白糖的头发。
   “困了,先睡了。”丢下这么一句话,武崧便跨着大步子走向卧室,随后传来的便是重重的关门声。
    他这是……生气了?怎么了这是,好端端的生什么气啊。
    白糖有点纳闷。
    把水杯放回茶几,一旁的手机引起了白糖的注意。
     轻车熟路地输入密码,屏幕亮起,上面还保存着之前未关掉的页面。白糖粗略地浏览了一遍,是个娱乐新闻,讲的是他和某当红小花一起参加一个活动的事。
    那是一两天前的事了吧,白糖抓了抓脑袋。
   他还记得当时在台上,那个小花一直往自己身边靠,自己就一直往旁边躲。自己中间还给了她眼神示意,可她当没看见似的,还往这边靠。中场休息,自己还在后台和她说了这件事,让她别靠过来了。
  好歹自己也是有主的啊喂!少女你知不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啊!
  那个小花脸上笑嘻嘻地答应下了,结果到了下半场还是靠了过来,他已经躲不了了,因为再躲就要到台下去了,只能由着那个小花挨着。活动结束后他立马拉黑了这个小花和她的经纪人。
  和你好好说你不听,非要老子来硬的!拉黑,拉黑,统统拉黑!
  然而这篇文章还是一个站白糖和那小花的cp党小编写的,硬生生地把他的躲理解成了害羞,把他的眼神意示理解成了眉目传情。最后的还写了个“你们这对什么时候结婚啊,甜死我了”的结尾。
  这篇文章的评论也都是清一色的cp党,一个个都发了“你们快去结婚的”“白x夫妻日常”之类的评论。
   白糖嘴角抽搐着看完了这一篇与事实不符外加解读过度的文章,直接点了右上的举报按钮。
   老子什么时候害羞了?什么时候和她眉目传情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唉。还有那些评论,在她一起是不可能了,结婚是更不可能了!
    也怪不得武崧看了会这么生气了。白糖摸着下巴点了点头,不过……武崧他生个什么气啊,生气的不应该是自己嘛,胡乱捏造自己和某小花的恋情什么的。除非……
    想到这里,白糖不经笑得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嘴边露出的小虎牙甚是可爱。
    瞎吃什么醋啊这家伙。

   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把武崧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床头柜上的小夜灯还亮着,散着柔和的光线。武崧盖着被子,闭着眼背对着他。
   轻轻地爬到床上,隔着被子,从背后抱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背上。
    “生气了?”
    “……”
    “还是……吃醋了?”
    “……没有。”
    “真的?”
    “嗯……”
    还是不肯说实话。白糖撇了撇嘴。
    那就只能使大招了。
    起身掀开盖在武崧身上的被子,把他侧向一边的身子扳正,然后长腿一跨,于是白糖整个人就跨坐在武崧身上。
    武崧被白糖这一系列的动作搞得有些蒙圈,再加上刚上来的睡意被白糖这么一弄全没了,有点不爽。
    “丸子,你要干什么?”
    “说不说实话?”白糖跨坐在他的腰上,俯下身子,头抵着武崧的额头。
     “什么?”
     “你到底吃没吃醋?”
     “没有……”
     “哦?”白糖嘴角勾起一抹笑,双眼盯着武崧那双好看的眸子看了一会,而后又低下头,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明明很在意。”
     似是揭穿了心事,武崧的脸忽的红了起来。侧过头,避开白糖的视线,有些不甘心地道:“嗯,很在意。”
   “你就是这么口是心非这一点不好。”心满意足地在武崧的下巴上啃了一口,然后整个人很放松地趴在他身上。
   “你是觉着我自制力太好了还是觉得你的魅力不够?”
   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白糖只觉得一瞬间天旋地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和武崧换了一个位置。
    “诶诶诶!”
    把身下人按在床上狠狠亲了一顿,亲完后还不忘在他的下唇上轻轻咬一口。看着白糖被他亲的眼泛水光,脸颊微红的样子,武崧心满意足地将他揽入怀中,顺手关掉了床头柜上的小夜灯。
    “睡吧。”  

    突然变黑的环境让白糖有点不适应,房间里更是安静得不像话,只能听见他和武崧平缓的呼吸声。
    沉寂在心底已久的困惑忽然涌上心头,白糖张了张嘴。
     “武崧。”
     “我在。”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给他一丝安全感。
    “如果……如果能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这个职业吗?”
     笑着将怀中人搂的紧了些,在他耳畔轻声道:
    “会,因为有你在。”
    

   

论在大街上被狂塞狗粮是怎样感受

  *可能会删,要看赶快看哦(๑•ั็ω•็ั๑)
  *ooc严重!
  *第一次尝试知乎体,会崩的几率很大!
——————————————————————————
    不请自来,前两天刚在大街上被狂塞狗粮,现在来这里和各位谈谈感受。
  本人女,在奶茶店买奶茶时无意间瞥见一个帅气的小哥哥,想去搭讪结果被狂塞狗粮。(心塞)
  当时那个小哥哥就站在我旁边,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样子。
   小哥哥人长得很高,身材也超好,是长腿欧巴那种类型的。颜值爆表,特别是那长长的睫毛和翡翠宝石一样的眼睛,简直了!外面裹了一件黑色风衣,脖子上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很帅气的打扮。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的男主啊!(星星眼)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想去搭讪了,就是周围太多人了,怂了。自己拿了奶茶以后就一直待在柜台那里欣赏小哥哥的颜,不是我说,他是真的超帅!帅到爆炸!等到小哥哥自己拿了奶茶走出了奶茶店我才回过神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跟了小哥哥一段路,终于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的。我就跟上小哥哥的脚步,走到他身边。刚想搭讪的时候,对面突然冲过来一个人,给了小哥哥一个熊抱。
   当时真的吓到我了,以为是小哥哥女朋友捉奸来着。(笑哭)仔细看了一下结果发现是个男孩子。大概是小哥哥基友什么的吧。
   但是这个男孩子超级可爱啊(虽然比小哥哥矮了半个头左右)!脸上有点婴儿肥,一看就想捏的那种。眼睛bulibuli的跟琥珀石一样好看!笑起来还有小虎牙!看起来是很阳光的那种。外面裹了件面包服,没拉拉链。简直不能再可爱了!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啊!(捂脸)
   俗话说得好:好看的人和好看的人交朋友。果然是没错的。
  那个小可爱松手后,小哥哥就把买来的奶茶递给他,说暖手。最近不是降温嘛,小可爱可能出来穿少了,鼻尖和手都有点红。估计小哥哥递奶茶的时候看到手了,然后抬头看了看小可爱的鼻尖,又捏了几下,直接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给小可爱围上,又把小可爱没拉上的拉链给拉上。
   真是措及不妨一口粮啊!现在的基友都这么基的嘛!?(迷)
   弄来弄去差不多有一会了,小哥哥和小可爱才动腿前往下一个地点。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但是为了搭讪,我还是悄咪咪地跟上去了。说不定他们要去见朋友,然后我就可以去那里名正言顺的搭讪和钓凯子,啊,不是,交朋友!
   刚跟几步我就有点后悔了,因为小可爱挽上了小哥哥的手臂!现在的世界怎么了,都这么基情的嘛?!(黑人问号脸)
   为了钓凯子,不是,交朋友。我还是坚定了立场,没有退缩。然后……更加爆炸性的事情就发生了。
   小哥哥趁小可爱不注意的时候低下头偷喝了一口奶茶,直接对着吸管口猛吸一口的那种!
   小哥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那是小可爱吸过的吸管啊!上面有他口水的啊!你们这可算是间接性接吻啊喂!  
    卧槽!这……这也太tm太刺激了吧!现在的基友……真的这么基吗!吓得我差点把手机当垃圾扔一旁的垃圾桶里去。(狂汗)
    跟着他们又走了一段路,这段路走得逐步艰辛,走到令人放弃。每走几步就会莫名其妙地被塞上一口狗粮!什么牵手,搂腰,揉头……呵,男人。就知道欺负我这个无知的单身少女。(哭)
    当我看到他们俩手上的卡x亚情侣手环的时候,一切都释然了。搞了半天不是基友是情侣啊,哈哈哈……(摔桌)情侣也不能在大街上这么秀恩爱吧!再说了,我讪都还没搭小哥哥就已经有主了,我……(苦笑)
    果然帅气的人都去搞基了……(苦笑)
    好了,就到这儿吧。后面我也没有跟上去,因为怕狗粮撑爆肚皮。(笑)狗粮真的快赶上我一年的量了,不过也祝福两位小哥哥。(微笑)最后……心疼一下胖胖的,依旧单身的自己。(哭)
   
   

叫对方起床给自己做饭

    咳咳,各位好。这里年糕。
    新人(bushi),文渣轻喷 |・ω・`)
    ooc严重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正题。 |・ω・`)

————————————————————————
      武崧的公司最近接了个大单子,老板要求全体员工加班,尽早完成这笔单子。事成之后给员工们加薪。
  作为公司部门经理的武崧自然是要比普通员工要忙一些,早出晚归,几天下来人瘦了不少。
  白糖是心疼的,不过他更心疼自己。最近都没规规矩矩地吃顿饭,要是胃病犯起来……
  白糖的胃不是很好,但是喜欢吃垃圾食品,胃病犯起来疼得要命。武崧心疼他,花了2000多块钱报了个烹饪班,自己给白糖做饭。三餐都由武崧承包,午饭也是武崧早上做好放在保温盒里带到公司去吃的。
  最近武崧加班,没来得及给他做饭。白糖吃武崧的手艺吃惯了,吃别人煮的总觉得不对味。饭也就马马虎虎地扒拉几口,草草的过一遍。
   终于,在周六的晚上,武崧的事忙完了。 当白糖听到武崧手头上的事忙完的时候,开心得跟小孩拿到期待已久的玩具一样,在卧室的大床上又蹦又跳的。终于可以好好地吃一顿饭了!
  

  周日,劳累几天的武崧正躺在床上补觉。之前忙得连觉都没睡好,周末一定要好好补上。
  武崧……他的耳边传来声音。
  这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当中带着几丝哀求的意味。
  好像有谁……在叫他……
  武崧皱了皱眉,有点吵。
  唉……臭屁精,快起来,我饿了……声音中的哀求愈发强烈,似乎要将他叫醒。
  好像……是白糖的声音。武崧的眼皮动了动,似乎要张开看看,那声音的主人又发生了什么事。
  可……还是好困啊!丸子的事先等一下吧,睡饱觉要紧。
  武崧拢了拢被子,翻了个身,忽略了白糖的声音,将欲要打开的眼皮合上。
  白糖见武崧了些动静,忙扑到他面前,却发现……他还是在睡啊……
   白糖欲哭无泪。
   好饿啊……臭屁精怎么还不起来。白糖捂了捂因饥饿而发出咕咕声的肚子,一脸可怜样地看向身旁的武崧。
  诶,有了!果然天才不是白叫的!白糖脑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方法绝对能叫醒武崧。
  唔……好沉……
  武崧突然觉得胸前压了什么重物,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奋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糖放大的脸。
  “丸子,你……快起来。我快喘不过气了。”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声音中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
   “诶,臭屁精你醒啦!”看到武崧醒了,白糖一脸兴奋。“快快快,起床。”一把将武崧从床上拉起,将他拖到衣柜前。
  “衣柜?”武崧看了眼白糖,“丸子,今天周末。”武崧丢下这句话,便回到了床上。
   “哎呀,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武崧你别躺下啊!”白糖看着武崧回到床上躺下打算继续睡觉,又一把把他拉起。
  “丸子,你到底是要干嘛?”武崧忍着火气,按着耐心问道。
  “我、我……我饿了。”白糖的声音越来越小,白绒绒的头也渐渐低了下去。
  “饿?唉,丸子你真是……”武崧无言以对。他扶额轻笑,揉了揉白糖乱糟糟的头发,起身换上衣服去厨房做饭。

  餐桌上。
  “丸子你慢点,没人跟你抢。”武崧看着对面疯狂往嘴里塞食物的白糖,舀起面前滚烫的白粥往嘴里送往口中。
  “因为……唔(我)太热(饿)了,而且……猴(好)久没有……吃你做的早饭了。”白糖咀嚼着口中鱼丸,口齿不清地说道,“武崧,我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我好幸福啊!”
   “咳咳……”武崧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给吓到了,差点被刚吃下去的粥呛着。随后,他的嘴角勾起弧度,看着对面的爱人,温柔地开口应到:我也是。
  ……
   “哇,好满足啊!”白糖用纸巾擦了擦嘴角,靠在椅子上,拍拍自己的肚子。
   “饱了吗?”武崧起身把碗碟放进水槽,转头看向白糖。
   “唔唔唔,饱了。”白糖瞪大眼睛认真地点点头。
  “那就好。”武崧大手一挥,抱起白糖走向卧室。
  “武崧你干什么!?”
  “睡回笼觉。” 
   “那我……”
   “作为吃饭的代价,你要陪我睡。”
   “碗还没洗啊。”
   “这个等睡醒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