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驼驼糕

恭喜,发现傻吊一枚~

叫对方起床给自己做饭

    咳咳,各位好。这里年糕。
    新人(bushi),文渣轻喷 |・ω・`)
    ooc严重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正题。 |・ω・`)

————————————————————————
      武崧的公司最近接了个大单子,老板要求全体员工加班,尽早完成这笔单子。事成之后给员工们加薪。
  作为公司部门经理的武崧自然是要比普通员工要忙一些,早出晚归,几天下来人瘦了不少。
  白糖是心疼的,不过他更心疼自己。最近都没规规矩矩地吃顿饭,要是胃病犯起来……
  白糖的胃不是很好,但是喜欢吃垃圾食品,胃病犯起来疼得要命。武崧心疼他,花了2000多块钱报了个烹饪班,自己给白糖做饭。三餐都由武崧承包,午饭也是武崧早上做好放在保温盒里带到公司去吃的。
  最近武崧加班,没来得及给他做饭。白糖吃武崧的手艺吃惯了,吃别人煮的总觉得不对味。饭也就马马虎虎地扒拉几口,草草的过一遍。
   终于,在周六的晚上,武崧的事忙完了。 当白糖听到武崧手头上的事忙完的时候,开心得跟小孩拿到期待已久的玩具一样,在卧室的大床上又蹦又跳的。终于可以好好地吃一顿饭了!
  

  周日,劳累几天的武崧正躺在床上补觉。之前忙得连觉都没睡好,周末一定要好好补上。
  武崧……他的耳边传来声音。
  这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当中带着几丝哀求的意味。
  好像有谁……在叫他……
  武崧皱了皱眉,有点吵。
  唉……臭屁精,快起来,我饿了……声音中的哀求愈发强烈,似乎要将他叫醒。
  好像……是白糖的声音。武崧的眼皮动了动,似乎要张开看看,那声音的主人又发生了什么事。
  可……还是好困啊!丸子的事先等一下吧,睡饱觉要紧。
  武崧拢了拢被子,翻了个身,忽略了白糖的声音,将欲要打开的眼皮合上。
  白糖见武崧了些动静,忙扑到他面前,却发现……他还是在睡啊……
   白糖欲哭无泪。
   好饿啊……臭屁精怎么还不起来。白糖捂了捂因饥饿而发出咕咕声的肚子,一脸可怜样地看向身旁的武崧。
  诶,有了!果然天才不是白叫的!白糖脑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方法绝对能叫醒武崧。
  唔……好沉……
  武崧突然觉得胸前压了什么重物,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奋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糖放大的脸。
  “丸子,你……快起来。我快喘不过气了。”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声音中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
   “诶,臭屁精你醒啦!”看到武崧醒了,白糖一脸兴奋。“快快快,起床。”一把将武崧从床上拉起,将他拖到衣柜前。
  “衣柜?”武崧看了眼白糖,“丸子,今天周末。”武崧丢下这句话,便回到了床上。
   “哎呀,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武崧你别躺下啊!”白糖看着武崧回到床上躺下打算继续睡觉,又一把把他拉起。
  “丸子,你到底是要干嘛?”武崧忍着火气,按着耐心问道。
  “我、我……我饿了。”白糖的声音越来越小,白绒绒的头也渐渐低了下去。
  “饿?唉,丸子你真是……”武崧无言以对。他扶额轻笑,揉了揉白糖乱糟糟的头发,起身换上衣服去厨房做饭。

  餐桌上。
  “丸子你慢点,没人跟你抢。”武崧看着对面疯狂往嘴里塞食物的白糖,舀起面前滚烫的白粥往嘴里送往口中。
  “因为……唔(我)太热(饿)了,而且……猴(好)久没有……吃你做的早饭了。”白糖咀嚼着口中鱼丸,口齿不清地说道,“武崧,我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我好幸福啊!”
   “咳咳……”武崧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给吓到了,差点被刚吃下去的粥呛着。随后,他的嘴角勾起弧度,看着对面的爱人,温柔地开口应到:我也是。
  ……
   “哇,好满足啊!”白糖用纸巾擦了擦嘴角,靠在椅子上,拍拍自己的肚子。
   “饱了吗?”武崧起身把碗碟放进水槽,转头看向白糖。
   “唔唔唔,饱了。”白糖瞪大眼睛认真地点点头。
  “那就好。”武崧大手一挥,抱起白糖走向卧室。
  “武崧你干什么!?”
  “睡回笼觉。” 
   “那我……”
   “作为吃饭的代价,你要陪我睡。”
   “碗还没洗啊。”
   “这个等睡醒了再说。”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