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驼驼糕

恭喜,发现傻吊一枚~

双明星pa

   自己三月份写的,感觉写得挺烂的。阿浣发过来试看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没发。算是背景吧……
    以后找时间会改改吧……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和ooc高能预警!
——————————————————————————————
    武崧和白糖是某经济公司的当红艺人,在千万粉丝和媒体的眼中,他们是“哥俩好”。私底下,他们是恋人。精神上的,肉体上的,以及法律上的。
    他们藏得很好,除了身边一些比较亲近的人以外,其他的都瞒混过去了。


    黑沉沉的夜,仿佛重重的浓墨涂抹在天际,几颗不明不暗的星稀稀疏疏地点缀其上。
    公寓。
  “武崧,武崧。趁这次休假我们去这儿玩吧。”白糖兴冲冲地捧着一本旅游杂志跑到武崧面前。
   “巴厘岛?”武崧从手机中抬眼,看了看白糖手中的杂志。
   “对啊对啊,自助游住酒店的时候出示护照还可以打折。”白糖亮晶晶的眸子盯着武崧,脸上满是期待,“怎么样,去不去去不去?”
   “不去。”武崧冷着脸,摁灭屏幕,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你再想想。”
   “不去。”
   “到底去不去?”
   “不去。”
     ……
    尽管白糖已经劝的口干舌燥,嘴角发白,得到依然是两个字,不去。
   “丸子你是忘了我们休假只有三天了吗,也不想想你是身份是什么。”武崧瞥了一眼白糖,拿起茶几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递给白糖。
   “三天……也来得及吧。身份……乔装一下不就好了。”白糖接过水杯,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完。
  “想去你就自己去吧,我三天后还有个通告要赶,”武崧起身揉了揉白糖的头发。
   “困了,先睡了。”丢下这么一句话,武崧便跨着大步子走向卧室,随后传来的便是重重的关门声。
    他这是……生气了?怎么了这是,好端端的生什么气啊。
    白糖有点纳闷。
    把水杯放回茶几,一旁的手机引起了白糖的注意。
     轻车熟路地输入密码,屏幕亮起,上面还保存着之前未关掉的页面。白糖粗略地浏览了一遍,是个娱乐新闻,讲的是他和某当红小花一起参加一个活动的事。
    那是一两天前的事了吧,白糖抓了抓脑袋。
   他还记得当时在台上,那个小花一直往自己身边靠,自己就一直往旁边躲。自己中间还给了她眼神示意,可她当没看见似的,还往这边靠。中场休息,自己还在后台和她说了这件事,让她别靠过来了。
  好歹自己也是有主的啊喂!少女你知不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啊!
  那个小花脸上笑嘻嘻地答应下了,结果到了下半场还是靠了过来,他已经躲不了了,因为再躲就要到台下去了,只能由着那个小花挨着。活动结束后他立马拉黑了这个小花和她的经纪人。
  和你好好说你不听,非要老子来硬的!拉黑,拉黑,统统拉黑!
  然而这篇文章还是一个站白糖和那小花的cp党小编写的,硬生生地把他的躲理解成了害羞,把他的眼神意示理解成了眉目传情。最后的还写了个“你们这对什么时候结婚啊,甜死我了”的结尾。
  这篇文章的评论也都是清一色的cp党,一个个都发了“你们快去结婚的”“白x夫妻日常”之类的评论。
   白糖嘴角抽搐着看完了这一篇与事实不符外加解读过度的文章,直接点了右上的举报按钮。
   老子什么时候害羞了?什么时候和她眉目传情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唉。还有那些评论,在她一起是不可能了,结婚是更不可能了!
    也怪不得武崧看了会这么生气了。白糖摸着下巴点了点头,不过……武崧他生个什么气啊,生气的不应该是自己嘛,胡乱捏造自己和某小花的恋情什么的。除非……
    想到这里,白糖不经笑得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嘴边露出的小虎牙甚是可爱。
    瞎吃什么醋啊这家伙。

   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把武崧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床头柜上的小夜灯还亮着,散着柔和的光线。武崧盖着被子,闭着眼背对着他。
   轻轻地爬到床上,隔着被子,从背后抱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背上。
    “生气了?”
    “……”
    “还是……吃醋了?”
    “……没有。”
    “真的?”
    “嗯……”
    还是不肯说实话。白糖撇了撇嘴。
    那就只能使大招了。
    起身掀开盖在武崧身上的被子,把他侧向一边的身子扳正,然后长腿一跨,于是白糖整个人就跨坐在武崧身上。
    武崧被白糖这一系列的动作搞得有些蒙圈,再加上刚上来的睡意被白糖这么一弄全没了,有点不爽。
    “丸子,你要干什么?”
    “说不说实话?”白糖跨坐在他的腰上,俯下身子,头抵着武崧的额头。
     “什么?”
     “你到底吃没吃醋?”
     “没有……”
     “哦?”白糖嘴角勾起一抹笑,双眼盯着武崧那双好看的眸子看了一会,而后又低下头,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明明很在意。”
     似是揭穿了心事,武崧的脸忽的红了起来。侧过头,避开白糖的视线,有些不甘心地道:“嗯,很在意。”
   “你就是这么口是心非这一点不好。”心满意足地在武崧的下巴上啃了一口,然后整个人很放松地趴在他身上。
   “你是觉着我自制力太好了还是觉得你的魅力不够?”
   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白糖只觉得一瞬间天旋地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和武崧换了一个位置。
    “诶诶诶!”
    把身下人按在床上狠狠亲了一顿,亲完后还不忘在他的下唇上轻轻咬一口。看着白糖被他亲的眼泛水光,脸颊微红的样子,武崧心满意足地将他揽入怀中,顺手关掉了床头柜上的小夜灯。
    “睡吧。”  

    突然变黑的环境让白糖有点不适应,房间里更是安静得不像话,只能听见他和武崧平缓的呼吸声。
    沉寂在心底已久的困惑忽然涌上心头,白糖张了张嘴。
     “武崧。”
     “我在。”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给他一丝安全感。
    “如果……如果能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这个职业吗?”
     笑着将怀中人搂的紧了些,在他耳畔轻声道:
    “会,因为有你在。”
    

   

评论(3)

热度(61)